2021-05-31 20:14:52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郭慶娜
核心提示:西蒙·赫弗認為,《荒原》是偉大的杰作,如果不熟悉,讀它最好的方式是:別擔心它意味著什么,就去聽就好了,沉浸在音樂中。詩歌當然也是音樂。

參考消息網5月31日報道 (文/西蒙·赫弗)

我讀大學本科時第一次接觸到T·S·艾略特的《荒原》。我的A級英語課程大綱避開了現代主義詩歌,為了獲得英語學位并讓自己看上去像飽讀詩書的樣子,我的所有額外閱讀都集中在經典的英文詩歌和小說上。所以,當我開始讀艾略特時,那種震驚難以言表。

一旦適應了他的表現形式和措辭,以及無處不在的各種典故,《荒原》是多么偉大的杰作就變得顯而易見。如果不熟悉,讀它最好的方式就像我一直建議人們欣賞瓦格納的歌劇《指環》那樣:別擔心它意味著什么,就去聽就好了,沉浸在音樂中。詩歌當然也是音樂。有些詩人比其他人更有樂感——最明顯的就是彌爾頓。他寫的是無韻詩,但他的節奏,而且僅僅是他選用的詞匯的發音就帶來了一種樂感。艾略特也是如此。

這首詩在1922年剛一問世就引起了一次文學巨震。34歲的作者對表現形式和典故的運用令人想起他的朋友詹姆斯·喬伊斯在同年出版的《尤利西斯》中的手法,但《尤利西斯》的閱讀面不像《荒原》那樣廣,因為人們認為《尤利西斯》傷風敗俗,在英國沒有流傳開來。

早在七年前,內行就可以從《J·阿爾弗瑞德·普魯弗洛克的情歌》中一窺艾略特的才華和獨創性,這首詩讓他的讀者們初識意識流手法,為接受《荒原》以及之后的作品做好了準備。

同樣,就像《荒原》一樣,這首詩也對但丁有所借鑒,而且其中包含了沮喪、幻滅,甚至是某種絕望的情緒,而自古以來自怨自艾的年輕詩人就習慣在他們的詩句中表達這種絕望。

《普魯弗洛克》中運用的是一種單一的意識流。在《荒原》一詩中,它的五個獨立章節中每一個都有不同語氣的新聲音交錯出現,每個都有自己的意識。《普魯弗洛克》的主題在這里被放大,或許是絕望情緒進一步加深。但是,這首詩有所不同,有一種通常不會被過多評論到的東西——它體現了艾略特對英倫特性的看法。

盡管出生于美國,但艾略特一家是從薩默塞特的東科克村移民到那里的,這個地名后來用在了《四個四重奏》中。1914年他曾去牛津大學,離開時成為一名教師,結婚后決定在英國定居。

他的英國化過程有些滑稽可笑;他由英國圣公會施洗禮和堅信禮,在勞埃德銀行謀得一份工作,并在1927年成為英國國民。在《荒原》一書中,盡管有德語的引語,提到了意大利,還有梵語的吟誦,但艾略特陶醉于20世紀初期英國的景色、聲音和習語,并把它們變成了詩句。

因此在倫敦——這個“虛幻的城市”——“一群人涌上倫敦橋,那么多人,/我從未想過死神毀掉了這么多人”。在一家酒吧,講述者變成了一個社會底層者的聲音,建議一個女子在丈夫從戰場上歸來之前“給自己鑲上幾顆牙”——“他當兵四年了,他想好好快活一下”——他們被房東“麻煩快點兒,到點了!”的大喊所打斷。艾略特援引英國詩人埃德蒙·斯賓塞的詩句說:“甜蜜的泰晤士河啊,你慢些流淌,等我唱完我的歌。”他還看到了圓木如何漂流到“格林尼治/經過多格斯島區”。他還大談“電車和落滿塵埃的樹木。/海伯里生了我。里士滿和基尤毀了我”。

當然,這首詩還談到了許多其他東西:但它也是一首關于艾略特回到祖先土地上的詩,是獻給普通平常的英倫特性的一首頌歌,只是用詩歌的形式,而這首詩有著與眾不同的天賦。(劉曉燕譯自5月23日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原題為《寫給英倫特色的一封情書》)

荒原

人們認為,塞西爾·科林斯的畫作《追求》正是受到了艾略特《荒原》的啟發。(英國《泰晤士報》網站)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聞

柏拉圖式觸碰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2021-05-31

閱讀空間|“解體”的美利堅合眾國

香港亞洲時報網站2021-05-31

參考封面秀|政壇黑馬靠譜嗎

德國《明鏡》周刊2021-05-31

參考封面秀|“兩國”還是“一國”

英國《經濟學人》周刊網站2021-05-31

參考封面秀|量子互聯網來了

英國《新科學家》周刊2021-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