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31 17:30:20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郭慶娜
核心提示:新書《解體》分析了美國的衰落,探討了消費、地緣經濟學、能源和軍備競賽中的失利等問題,有力控訴了危害巨大的華盛頓游說團體和政治圈內部無處不在的平庸。

參考消息網5月31日報道 香港亞洲時報網站5月21日發表作者佩佩·埃斯科瓦爾的文章,解讀安德烈·馬爾季亞諾夫的新書《解體:美國即將到來的崩潰的跡象》。全文摘編如下:

安德烈·馬爾季亞諾夫是一個別具一格的人。他是第三波“嬰兒潮”中的一員,20世紀60年代初期出生于高加索地區的巴庫,那時還屬于蘇聯。他可能是研究俄羅斯的領域內最一流的軍事分析家,生活工作在美國,用英文面向全球受眾寫作,而且在他的博客上一直表現突出。

在將近三年前出版的《失去軍事霸權:鼠目寸光的美國戰略規劃》一書中,他令人信服地證明,美國和俄羅斯之間的導彈差距是“技術上的深淵”,而且俄羅斯制造的空中發射、具備攜帶核彈頭能力的“匕首”導彈“將成為地緣政治上、戰略上、實戰上、戰術上和心理上一個徹頭徹尾的游戲規則改變者”。

他詳細描述了戰爭和軍事技術上“一種全新范式的最終到來”。

接下來是《軍事革命》,他在其中進一步解釋了,“將支點轉向亞洲”這一概念實際上的提出者、已故的安德魯·馬歇爾在五角大樓提出的這場“變革”,事實上是由蘇聯的軍事理論學家在20世紀70年代設計的,被稱為MTR(“軍事技術變革”)。

他的新書《解體:美國即將到來的崩潰的跡象》與前兩本書構成了一個三部曲,但這本書存在驚人的不同。

在這本書中,馬爾季亞諾夫以一絲不茍的細節分析題中這個帝國的衰落。書中章節探討了消費、地緣經濟學、能源和軍備競賽中的失利等問題,是對危害巨大的華盛頓游說團體和政治圈內部無處不在的平庸的有力控訴。

本書中促使美國出現政治、意識形態、經濟、文化和軍事混亂的各種力量之間復雜的互相作用在讀者面前一覽無遺。

地緣經濟騙術

其中有關地緣經濟的第三章論述恣意揮灑。馬爾季亞諾夫表明了,地緣經濟學作為一個不同于戰爭和地緣政治的領域,只不過是一種迷惑人的騙術:眾所周知的沖突“被包裹上了一層政治學淺薄的理智主義外衣”——亨廷頓、福山和布熱津斯基的夢想就是由這些東西構成的。

這一點在第六章有關西方精英的論述中得到了進一步的闡述。

畢竟,他們仍然無法理解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2007年在慕尼黑的講話中的邏輯依據和意義。普京在那次講話中宣布,單極時刻——霸權的一種委婉說法——已經死亡并被埋葬。

馬爾季亞諾夫提出了一個重要看法:由于美國輸掉了軍備競賽和21世紀它發動的每一場戰爭——就像歷史記錄所顯示的那樣,地緣經濟學實質上是“一種委婉說法,代表的是美國無休止的制裁,以及破壞任何有能力與美國競爭的國家的經濟的企圖”。

在有關能源的一章中,馬爾季亞諾夫表明,美國的頁巖油冒險在經濟上是不劃算的,而且石油出口的增加基本上是因為美國“拿到了主要是俄羅斯和沙特早些時候為了平衡世界石油市場在‘歐佩克+’框架內放棄的配額”。

輸掉軍備競賽

在有關輸掉軍備競賽的第七章,馬爾季亞諾夫擴展了使他成為毫無爭議的超級明星的一個關鍵主題:美國無法贏得戰爭。發動混合戰爭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同樣另外的還有“在世界各地制造大量的痛苦,從讓人們食不果腹到一夜之間讓他們命喪黃泉”。

一個顯而易見的例子就是:對伊朗進行“最大限度施壓”的經濟制裁。這些工具——再加上對卡西姆·蘇萊曼尼將軍的暗殺——是“傳播民主”這一手段中的一部分,跟“地緣經濟學”沒有一丁點關系。它們“完全與旨在實現克勞塞維茨主要的戰爭目標——‘迫使我們的敵人服從我們’的高壓政治有關”。而且“對于美國來說,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是敵人”。

馬爾季亞諾夫還覺得必須要更新他多年以來擅長闡述的內容——高超音速導彈的到來“徹底地改變了戰爭”這一事實。2017年部署的“匕首”導彈射程達到2000公里,“美國現有的反導系統是無法將之攔截的”。“鋯石”巡航導彈“徹底地改變了海上和陸上戰爭的考量”。美國在防空系統上落后于俄羅斯的程度是“巨大的,無論是從數量上還是從質量上來說”。

實施“技術暴政”

這本書還尖銳地批評了著名的后現代主義現象——主要是無限的文化分裂和拒絕承認“真理是可知的,而且是可以達成共識”的,這種現象要和寡頭統治政府——“實際上并不很聰明,雖然很有錢”——一起為目前美國的社會重構負責。

接下來是高漲的恐俄癥。馬爾季亞諾夫發出了明確的緊急警告:“當然,美國仍然能夠與俄羅斯開戰,但是如果它這樣做了,那只能意味著一件事——美國將不復存在,大多數人類文明也是如此。可怕的是,對美國有些人來說,即便這個代價也不大。”

最后,一位冷靜的學術知識分子必然離不開頭腦清晰的現實政治。

馬爾季亞諾夫猜想美國會避免徹底地解體成為“分離主義者之地”,他強調,美國的“精英”要對“越來越清醒或者因為毒品越來越不敏感的一代代人”繼續保持某種程度的控制,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暴政”。事實上,是通過“技術暴政”。這似乎是未來路上一種大膽、失常的新范式。

美利堅

《解體:美國即將到來的崩潰的跡象》一書封面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